旅游 说走就走的旅行,大多都是骗人的

说走就走的旅行,大多都是骗人的

为期一个月的长途旅行,很感谢一路上给予关注和支持的亲们。有人说:“我也希望我的生活能够像你一样多姿多彩。”有人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如你一样说走就走。”而亲爱的要知道,我们看到的背后,任何得到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比如你想要升职你就得比你同事更加专注于工作;你想要减肥,你就得在别人胡吃海喝的时间里去运动并且拒绝高能食品的诱惑。当你想要什么的时候,就得掂量你得为此付出什么,这很公平。

 


现在很多人,都误解了旅行,把所谓的旅行YY成一碗心灵鸡汤,然而你会发现,那些叫嚣着“人生至少应该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的人,大多是抽个几天假期飞去诸如丽江之类的小资之地的人,他们在酒吧街要上一杯鸡尾,他们说自己是来疗伤的,内心里却隐隐期待着来一场说遇就遇的艳遇。

 

而那些真正热爱旅行的人却并不是这样的。我在很早以前写过的一篇文章里就说过,旅行从来不是救赎,更不能改变现实什么。旅行之后,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该做的事一样也少不了。

 

而旅行,从来就不是说走就走。说走就能走的那是旅游度假。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呢,请听我慢慢讲给你。

 


这些年骑行盛行,而一种东西盛行之后总是会带来很多的非议和贬低。就像一个旅游景点被开发之初,都是美好的,但真的当它成为一个成熟的景区很多人趋之若鹜的时候,就又有人叹息“它毁了,毁了。”成也萧何败萧何,那些感叹着“毁了”的人也是毁它的人之一,所以又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好像扯远了,回到骑行。我曾采访过一个可以说是骑行先驱的前辈。这一生他都是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现在大概已是花甲之龄,30多年前,他凭一辆二八自行车从贵阳骑行到了北京天安门。

 

那是一个住旅店都需要单位开介绍信的年代,也没有现在专业级的山地自行车,为了计划这次骑行,他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去锻炼自己的体能,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跑步,雷打不动的。我在他发来的老照片上,看到他推着自行车站在天安门前的黑白照片,朴实的着装,年轻的脸。他说:“我只是想去天安门看看毛主席。”

 

前些年有人鼓吹辞职旅行,最近又看到有人不赞成辞职旅行,言语之间看上去好励志。我觉得这没什么好争的,这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是非题。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不同的,就像很多人不理解那些攀登珠穆朗峰的人为什么舍得花上那么多金钱去玩一场拿命当赌注的游戏。你不能理解,不代表别人的就是错的。我采访的那位骑行前辈,他那个年代的人也没法理解他诡异的方式,但他自己觉得有意义就对了。

 

况且,谁说旅行就非得辞职呢,我遇到过攒了很多假期出来旅行的人,或者抽年假的时间出来的人,他们每年都要走一个地方,无须放弃事业,也没有耽误家庭,这样不也挺好。

 

就算那些间隔年的人,他们大部分也不是说走就走的,说走就走是误会了他们,更少有人会为了旅行而辞职,为了旅行而退学,反正我遇到的人不是这样。相反,在他们出发之前,他们都很明白自己为什么需要这样一场旅行,他们很少会把旅行当做逃避生活的方式,同时很清楚回去后自己将会干什么。

 

我在暹粒的一家旅社里和一个乌拉圭的姑娘聊天,她还是个学生,在大学里学的是医学,她说她很热爱她学的专业,并且毕业后也要立志当一名医生。她已经在外面走了4个月,我问她为什么要特意休学出来旅行,是对学校的生活不满意吗,她说不是,她很满意她的生活现状,她说:“以前看到的世界都是在电视上,而我想看看世界真实的样子。”

 

又是一个很空的回答是不是,文艺又矫情,我听到的时候也不以为然,但我还是比较赞同她的,因为当你没有设身处地的到了这个地方,即便你设身处地到了这个地方,而没有设身处地地去体验这个地方,你依然不知道它真实的样子。

 

至于我看到的是什么样子,我会在旅行专栏后面慢慢更新讲。我当时对她说,大多的中国父母是不太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去间隔年的。她给我的回答是:“可能是因为那些小孩是拿着父母的钱去间隔年,回来后还耽误了学业和工作。”

 

我对她看似一针见血的回答在心里表示出了惊讶,问她又是如何有资本间隔年的,她说:“为了这趟旅行我打了一学期的工,并且我也提前修完了我下学期的课程。回去后我同样能像同年级的同学那样顺利毕业找工作。”听到这里,彻底改变了我的不以为然,对眼前的这位乌拉圭姑娘升起了一股敬佩之情。

 


在这个旅社里,还遇到了一位日本来的大叔。他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舍友,人还长得挺帅,热情稳重,笑起来让人感觉很有亲和力。

 

当我在外面晃荡了一天回来,看见他依然坐在阳台上的秋千椅上,玩着iPad,休闲又惬意的样子。我问他一下午都干嘛了,他说睡了个午觉,找了个地方喝了杯啤酒。肯定会有人觉得,你飞那么远过来,就为了喝啤酒玩iPad不觉得是奢侈的浪费么。

 

直到那天晚上我在阳台上写作,他主动坐下来和我聊天,我才知道,他来暹粒已经快一个月了,他在日本有自己的事务,即便身处暹粒,周一到周五也要用iPad工作。他离开日本,只是想换种方式生活,归期未定。

 

他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方式,是因为他承担得起。他住旅社和民宿也不是因为差那点酒店的钱,而是更喜欢这种亲民的体验,以及和来自世界各地人的交流。

 

旅行也需要一份承担的勇气,哪有那么多所谓的说走就走,如果要这样的理解,只能说是误解了旅行的意义。

 


所以当有人问我的时候,我就会说,我从来不会为了旅行而辞职,也没有怂恿谁这样去做,而是因为本来就要辞职了我才想要计划一场间隔月的旅行,这真的是实话,选择出行的时候,就得持有对于这种选择带来的后果的承担力。

 

当我结束旅行回到生活里的时候,我很清楚地明白,我就必须更努力地赚钱去填补旅行欠下的资金漏洞,我就必须一天当两天用的去追赶旅行耽误下来的一些事务。

 

这一个月来坐了很多次长途汽车,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当别人都在车上打着瞌睡的时候,我就戴上耳机听着歌,看着外面的风景,构思我的稿子,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就把腹稿打成文字,因为有些工作,不可能因为我的旅行就能逃脱得了。有时候写到深夜睡去,第二天又早起,穿梭于大街小巷,感受着当地的人文风情。累吗,当然累,但我觉得值,这一切就有了意义。

 


时常会听到有人抱怨,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又没有时间。世间本就没有双全法,钱是需要自己挣的,时间是海绵里的水是需要自己挤的。如果我们想要得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就得做一些不一样的事。

 

对于旅行,没有什么好鼓吹不鼓吹的,你想要安稳,那你就在你的角色里安安稳稳地过,你想要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那你就要准备好应对未来很多不确定的可能。

 

就像我的妈妈,她就是一个安分的人,我在北京的时候一直说我出钱让她来北京玩一圈,她就是不愿意,她更宁愿把精力用在吃和养生上。而我爸爸却是一个比较贪玩的人,所以我的下一次出行愿望是能带上他一起。

 

一种选择一种人生。没有人规定生活必须是什么样的模型,尽量在我们能够的范围里去创造无限的可能,只要你觉得这样的活法有意义,那就是有意义。借用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写到的一句话:一个人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生活的使命。

 

  旅行如是,工作如是,生活亦如是。

 

(本文经授权商务范发布|来源 :豆瓣:kiki拉雅,在豆瓣写故事的人。出版有《时间会给你答案》;微博:@kiki拉雅;个人公众号:kikihxl)

免责声明 易八达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供海内外华人参考,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Real Time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